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data/home/byu2750710001/htdocs/index.php:1) in /data/home/byu2750710001/htdocs/index.php on line 15
华文出版社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信息 / 在周恩来身边四十年(上下册)

Book Review/精彩书评

在周恩来身边四十年(上下册)

2015-11-20
内容简介
本书作者童小鹏参加了五次反围剿和长征,到达陕北后曾任毛主席秘书。自西安事变起跟随周恩来,一度担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总理办公室主任等要职,全程亲历亲闻周恩来在西安事变、国共和谈、解放战争、建国前后、庐山会议、文化大革命等众多历史重大事件中的角色表现,客观记述了与诸多党内外高层人士的交往细节,很多内容鲜为人知。书内配有300余幅珍贵照片,绝大部分为作者本人亲自拍摄。
作者简介
童小鹏, 1914年生于福建,曾任毛泽东秘书。1936年西安事变后,一直在周恩来身边工作。后历任国务院副秘书长兼总理办公室主任、中央办公厅副主任,中央统战部副部长等职,是党和国家一系列重大事件的亲历者、见证者。
习近平总书记曾多次看望本书作者。
目录
序(杨尚昆)
上册:1.初识“胡公” 2.西安事变 3.第二次国共合作 4.抗战初期在武汉 5.重庆大后方 6.皖南事变前前后后 7.战斗在虎穴龙潭 8.抗战胜利的到来 9.重庆谈判的日日夜夜 10.重庆召开的政治协商会议 11.为国内和平奔走 12.在全国解放战争中 13.战略决战
下册:14.从西柏坡到北平 15.新中国的诞生 16.统一战线 17.知识分子的作用 18.西花厅的日日夜夜 19.“大跃进”的前前后后 20.争取李宗仁回国 21.霸权主义 22.卷入“文化大革命” 23.砥柱中流 24.鞠躬尽瘁


【初识“胡公”】
1932 年春,我在红四军政治部任秘书。听说周恩来于 1931 年年底已经离开上海党中央,秘密到了中央苏区首府瑞金,担任苏区中央局书记。
为便于化装成富豪迷惑敌人,周恩来在进苏区前就蓄了长胡子,到瑞金后一直留着,所以有人叫他“胡子”,但大都尊称他为“胡公”。这个代名一直沿用了几十年。直到新中国成立后一些老同志私下谈到周恩来时,仍称“胡公”,尽管他的胡子在西安事变后就剃掉了。当时,红军中大多是十几岁的“红小鬼”,把长胡子的都看成是老年人,我认为周恩来一定也是老年人了。
【警卫西柏坡】
为了保证会议绝对安全,周恩来找负责大会警卫工作的方志纯要他汇报准备情况。他问:“如果出现最坏情况,你们能阻击多久?”方志纯回答:“中央需要我们阻击多久,我们便坚持多久!”周恩来看看他们,略带批评的口气说:“光有决心不够,要有切实的措施和精确的计算。”
他考虑得非常周密,不仅想到敌人从地上来,而且想到如果来了空降部队怎么办,因为中共中央在西柏坡,对敌人已经不是秘密了。……周恩来从前方调来了几门高射炮,布置在西柏坡四面山坡上。
【文化大革命】
毛泽东是想以红卫兵为“文革”的主要力量,达到“天下大乱”,所以,他不能同意周恩来关于红卫兵串联应有组织、有计划、有数量控制的意见。……他尽可能地从积极方面、从好的前途去理解毛泽东的意图,多次反复地讲道:“要加深理解”、“跟上形势”、“在运动中紧跟主席思想,紧跟、紧学、紧改、紧赶”。
……
周恩来的“救火队”有我、周荣鑫(国务院秘书长)、许明(国务院副秘书长)。“救火队长”之说,是出自林彪、江青一伙对周恩来的讽刺。
……
在“破四旧”的高潮下,汪东兴也怕红卫兵把中南海新华门外的两个石狮子毁坏,在深夜用起重机把石狮子吊进中南海保护起来。
【最后一次签名】
这时江青一伙借几十年前发生的“伍豪事件”向周恩来泼污水。9月20日,305医院做好一切准备,周恩来将在这里进行第四次大手术。或许周恩来意识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要身边人员找来一份材料。那是几年前他在中央批林整风汇报会上所作的关于国民党造谣污蔑得登载所谓“伍豪问题”的专题报告讲话录音稿。周恩来还要邓颖超将这个讲话录音整理成书面材料。这是从来没有过的,可见周恩来对此事的重视。手术前,周恩来躺在手术架上强撑着病体,用颤抖的右手,提笔在首页纸的空白处郑重地签上“周恩来”三个字,并注明“于进手术室(前),一九七五年九月二十日”。在被推着往手术室走时,他突然使尽全身力气大声地说:“我是忠于党忠于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谁来致悼词】
张春桥在遗体告别仪式上,故作姿态,与邓颖超拥抱,又长时间拉着手说话,企图制造他是总理接班人的假象。看到的人,都觉得恶心!
……

“四人帮”害怕邓小平亮相,与广大干部群众见面。于是举出种种理由,极力排除邓小平。江青主张由王洪文或张春桥来致悼词。张春桥自知不够格,并以为王洪文太嫩,就找到叶剑英,说:“现在全国都在反击右倾翻案风,邓小平致悼词不合适,还是请叶帅来吧!”叶剑英完全明白他的用意,斩钉截铁地说:“我看不出有什么不合适!他是堂堂正正的党中央副主席,又是国务院第一副总理,代替总理主持工作,理应由他来致悼词。再说,我的心情太难过,也读出来。”张春桥碰了一鼻子灰,只好作罢。


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