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Cannot modify header information - headers already sent by (output started at /data/home/byu2750710001/htdocs/index.php:1) in /data/home/byu2750710001/htdocs/index.php on line 15
华文出版社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信息 / 左权将军

Biography/传记文学

左权将军

内容简介
左权将军是我党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最高将领,该书用倒叙的手法描写了左权的一生,左权建军出身于湖南醴陵,受过正规的军事院校训练,是我党接受正式军事理论学习的少数人员之一,书中穿插了我党的高级将领如陈独秀、李立三等我党初期创始人的最终结局。力图以时空立体展现波澜壮阔的场面。作者以历史的笔触来描写历史人物,是我们所读大部分传记的特点。刘红庆的
《左权传》却不然,他是以文学的方式来讲述这位在抗日战争中牺牲的中国共产党最高级将领。书稿没有设立明显的线索,而是围绕九个主题展开,通过片段式、跳跃式的讲述,将左权的生平勾画出来;也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再现了左权的精神世界,构建起左权的完整形象。书稿名为人物传记,实为一部歌颂左权的散文式叙事文。
作者刘红庆为专业专家,擅长文学类作品,这部《左权传》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了作者的这一特点。对于我社的人物传记类图书而言,采用文学的写法是一个大胆的尝试,对于市场认可度也是一次尝试。
作者简介
刘红庆1965年生于山西左权县。传记作家,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推广者,中国昆曲古琴研究会理事。山西晋中学院、忻州师院客座教授。曾就读于晋中师专、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先后在《音乐生活报》、《科技日报》、《乐器》杂志、《华夏时报》、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任编辑、记者或部门主任。现在在中国盲文出版社“盲人文化研究所”从事《盲人百科》的编辑与写作。创作的名家传记有:《沈从文家事》(新星出版社,2012年)《侯宝林:江湖江山各半生》(齐鲁书社,2010年)《左权:一团奔突的火》(解放军出版社,2005年)。创作的草根传记有:《向天而歌——太行盲艺人的故事》(北京出版社,2004年;中国盲文出版社,2014年)《向天而歌又十年》(中国盲文出版社,2013年)《亲圪蛋——唱开花调的人们》(齐鲁书社,2009年)。


在阅读《左权将军》之前,我们对左权将军的了解是不够完整的,对将军的印象琐碎而又模式化。幸亏有了这本著作,让名将有了“艺术再生”的可能。作者刘红庆采访刻苦,搜集费心,写作娴熟,尽力展现主人公不为人知的坎坷人生横断面,真切地描摹出悲怆而又坚毅的一代名将风貌。在近些年人物传记作品中,刘红庆新著难得地具备平实、厚重的品质,所挖掘出的大量史料将长久为人们所铭记。
          ——陈徒手(著名学者,《人有病天知否》《故国人民有所思》作者)


    刘红庆《左权将军》在写法上有创造性和革新性。作者紧紧把握住左权将军“儒将”的特点,对国内外的战术进行了钻研,引用恰到好处。还借用的若干报告文学的写法,不少处写得很感人。
           ——王孝柏(《左权传》《左权年谱》作者)


    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须臾不可离开大地一样,红庆对以左权将军而名的这片红色土地,爱的深沉,爱的炽热,爱的持久。要感谢伟大的时代,红庆的信仰、才华、卓见、激情与梦想,没有变成深海明珠,终于在纪念抗战胜利七十周年之际,又一次得到了爆发!
    《左权将军》告诉我们,战争,不只是牢记民族的屈辱、血泪和仇恨;还要牢记和平、未来与梦想;《左权将军》,一首永远唱不完的伟人之歌,一座高耸入云的历史丰碑!左权县,无愧于世界东方版图上的一个耀眼的红色地标;刘红庆,无愧于睿智担当、以国为怀的太行老区左权人!
             ——王照骞(八路军王家峪总部旧址纪念馆研究员)




目录
自序/永远铭记左权将军


第一章  将军,永远年轻在十字岭
1.可以百年,却不会38岁/2
2.太行山,成了抗战的圣地/7
3.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12
4.狼吃日本五月“扫荡咱路东”/17
5.十字岭红了,年轻了/19
6.老去的老去的,新生的新生了/26


第二章 报国,潇湘男儿的不归路
1.将军无法回到故乡/30
2.母亲,你好吗?/34
3.梦想在山外/40
4.一个湖南孩子的成长/45
5.黄埔,雄性的地方/50


第三章 忠诚,唯大丈夫不辱使命


1.一个人和一种主义的魅力/56
2.异国,革命者的大学/64
3.温馨里刺眼的闪光/71
4.在伏龙芝锻造成钢/79


第四章 蒙冤,戴着精神枷锁向前
1.一些崇拜,给了不该崇拜的人/86
2.牵扯进“江浙”污水里/90
3.一时不慎留下终身的痛/95
4.负重的半生一身清/100


第五章 著述,游击战术的创始人
1.一个老乡又一个老乡/108
2.从闽西到红都,毛泽东照亮的地方/112
3.拿来,规范我们的军队/120
4.立说,打造我们的军队/126
第六章 实战,所向无敌的参谋长
1.牵着红飘带的一角向前/132
2.风流自在1936/139
3.一职到永远/147
4.最大的一个战役:百团大战/151
5.黄崖洞是将军的一条命/158


第七章 战友,都说他是这样的人
1.海归派,军事救国的杰出代表/162
2.想象中的人生没有传奇/168
3.国共合作的一剂黏液/176
4.假设20世纪倒下的风景都挺立着/181


第八章 爱情,迟开的花又早谢了
1.刘志兰这样走到左权身边的/186
2.爱,来得迅然,来得疼痛/191
3.麻田之恨,记忆永恒/196
4.苦难之后的平静与安详/202
第九章 亲人,我们的爱无法表达
1.交给组织的孩子/210
2.左权不能没有儿子/214
3.父爱晚来更动情/217
4.寻访父亲战斗过的土地/222
5.百年只是一瞬间/227




他一直关注的是冀中的局势,当5月22日有情报表明大批敌人向总部周边的辽县、和顺、武安、襄垣、潞城云集时,他一定知道:新一轮的扫荡是冲着总部来的。他连夜做出总部转移的详细计划。难怪刘白羽说:“在这掌握半个中国战场的八路军总指挥部里,左权同志的确是最忙的人。”


虽然上十字岭只有一次,但是我却走过多次八路军总部突围的麻田后沟。这一道沟的十几个村庄,是我的几个同学、同事、学生的家乡。因为向着这道沟走下去看不见繁华,所以,走的人少,路也生僻一些。石头沙土铺就的路面,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都使人感觉行动艰难。
将军率领人马辎重从这里转移的时候,一个庞大的数千人的队伍,北方局总部机关、野战政治部、后勤部、党校、报社,基本上都是非作战部队,他们所遭遇的艰难困苦一定是我们无法想象的。
当年作为《新华日报》记者的李庄参加了这次突围。他在晚年回忆说:


我方在这次“反扫荡”中遭受的损失,在太行区空前绝后,在华北敌后也很少见。原因很多,我个人认为主要是对这次反“扫荡”作战估计不足。战役开始前,我党政领导机关照例转移,居民进行空合清野,战斗部队主力及时跳到外线寻机歼敌,部队指挥机关像过去“反扫荡”一样,带领少数警卫部队依靠根据地的群众条件和山险地势同敌人兜圈子。当时人们有一种依赖心理,认为在“反扫荡”战斗中,随高级指挥部行动最安全,因此,除了总部、北方局直属队外,《新华日报》、党校、朝鲜独立同盟、朝鲜义勇队、日本觉醒联盟、银行、边区文联等,上万名非战斗人员,一字长蛇阵,在山间小路上行进,壮观确实壮观,笨重也确实笨重,游击战的“灵活机动”四字就谈不上了。


后来做了荣宝斋经理的侯恺当年曾在野战政治部鲁艺,他也是从这个后沟5月炮火中挺过来的一个,他回忆说:


当时我地方党政部门、军区政治部、后勤供给部门、群众团体、新闻单位、书店、学校、剧团、医卫团体统统驻扎在以麻田为中心的清漳河两岸,除少量负责保卫的武装人员外,都没有作战能力。而所有单位一起出来,队伍十分庞大,目标非常显眼。而山涧小路十分拥挤,行走极其不便,于是部队分散转移。
我们后方机关多系文职人员及老弱妇孺,且赤手空拳,只能在强大敌人火力进攻下迂回周旋,伤亡惨重。我们被敌人围困在一条峡谷里。这条峡谷长40华里,宽不过丈许,两侧皆悬崖峭壁,人在谷底,插翅难飞。当时敌人堵截在前,追赶在后,飞机顺着峡谷扫射轰炸,整个峡谷几乎成了血河肉海,那份惨痛隔着半个多世纪的岁月依然让我不堪回首,心生痛楚……
敌机发泄完兽性后从我们的视野里消失了,脸色铁青的野政主任罗瑞卿(代号15号)拄着一根木棍艰难地走了过来,与他同行的还有后勤部长杨立三等几位领导。那时的罗既要做“尖兵”在前面探路,又要做指挥来统领全局。他给遭遇夹击中的我们鼓劲:
“虽然现在我们腹背受敌,但只要坚持到太阳落山,就有突围的希望,这左边的小山沟给我们留着生路呐!”
因为英勇善战的朝鲜义勇军在罗瑞卿的部署下镇住了夹攻我们的敌人,所以我们在平静中等待太阳的降落。
夕阳余晖里,我们顺着侧翼的沟谷爬上山顶,五六架敌机突然横冲过来狂轰滥炸。我们应声卧伏在悬崖边上,躲过了无数如雨弹,确实是对我们的生死考验。
更大的一枚重型炸弹落在我的左侧,火光冲天,弹片石块尘土顷刻间噼里啪啦地把瘦小的我淹没。我想这下一定完了,在劫难逃了。前面卧伏着的牛主任,双腿本能地抖动了一下。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脊背,虽然石头土块满身,但没有疼痛感。
“我真的死了吗?”又一枚炸弹落到右侧的峡谷,光焰刺眼,我又想我可能没有死,侧身问问离开了王贵与李香香的李季:
“怎么样?”
“也许是弹片落下来烫了一家伙。”
我们禁不住都笑了起来。


在敌人的围困中,将军、彭总、罗瑞卿主任紧急碰头研究对策。最后彭德怀下令:左权率领总部和北方局向西北方向突围,罗瑞卿率领野战政治部向东突围。左权对彭德怀说:“你是副总司令,你先冲出去,总部跳到圈外就主动了。我留在十字岭掩护!”
十字岭正岭呈东西走向,绵延数十里,和南北走向的山岭交错形成“十”字,因此得名。十字岭海拔高度为1300多米,站在十字岭高处,四周的沟沟壑壑尽收眼底,有“一览众山小”之感。敌我双方,谁控制了十字岭,谁的布阵就成了活棋,退守自如。因此,只要十字岭这个阵地在,八路军后方机关庞大的突围队伍就有希望,整个的八路军总部就还在!
彭德怀、罗瑞卿、杨立三突围出去以后,将军来到了十字岭正岭,他对坚守在这里的将士说:“守住这个山头很重要,山下的沟壑里还有许多人,只要我们再坚持一下,所有的人员就能够安全地突围出去。”
敌人向十字岭逼近,而将军站在半山腰一面扬手向上,一面高声指挥:“冲啊,冲出山口就是胜利!”“莫怕飞机,快冲!部队在前面接应大家!”
将军的声音回荡在太行山:“冲啊!冲啊!……冲啊!冲啊!……”


这声音是突然消失的,但是这声音消失许多年后,许多经历了十字岭战斗的将士依然说:“这声音在他们的耳边,一辈子都在!”
这声音消失的时候,一块弹片击中了将军的头部。声音还在向山谷里扩散,而他的人已经倒在了太行山的十字岭上。他只有37岁的生命的热血缓缓地、缓缓地洇红了十字岭,洇红了太行山,和着天边的晚霞,让1942年5月25日的太行山,一片赤红!
2004年,当年左权的警卫员陈利财在湖南省龙山县老家接受采访时说:


左权带领一个100多人的干部连突围。左权走在最前面,紧接着是作战科长,然后是陈利财。再走几百米,就可以跳出敌人的火力圈钻进深山了,这时突然飞来三颗炮弹,大家迅速卧倒,头两弹没有伤到人,第三发就在左权的身边爆炸了。
弹片从前额、腹部打进去,额头一滴血都没流,露出了白森森的不知是骨头还是脑浆。陈利财和战友拖着左权向前走,才走了十几米,左权的身子一下软了下来,牺牲了。
陈利财等人找到一张破席子,裹住左权,在一条小沟边草草地挖了坑把他埋了。后来听说,敌人发现八路军死了上千人都没有埋,只埋了这一个人,就挖出来看,并拍了照。他们发现死的是八路军的副总参谋长,在两个小时之内就撤得精光,因为害怕八路军大举报复。
半个月后,陈利财随部队回来打扫战场,左权的鼻子和嘴巴已经开始往外爬蛆,陈利财拿白酒倒进去,把蛆赶出来,搞得干干净净的,买了一口棺材把左权重新安葬。
又过了一些日子,部队买了一口更大的棺材,并且用石头打了一个墓,把左权再次重新安葬。1942年9月18日,山西辽县举行易名大会,正式改名为左权县。陈利财记得,那天邓小平、杨尚昆、陆定一、刘伯承等人都来参加了。周恩来指出:左权壮烈牺牲,对于抗战事业,真是一个不可弥补的损失。
……


赤红的十字岭因为融进了将军37岁生命的血,所以沉寂了数万年之后,一夜年轻了!有人不远万里来寻访十字岭,寻访将军最后的身影……


点击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