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文出版社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图书信息 / 女皇驾到

Book Express/新书速递

女皇驾到

内容简介:
武则天,集矛盾于一身的中国唯一女皇帝:她虐杀皇后,荼毒子女,诛灭李唐宗室,手段令人发指;她又开拓进取,任人唯才,国力极其强盛。自私,残暴?抑或豁达,开明?本书以时间为线索,配以简明图表,大笔勾勒,细节渲染,描绘一代女皇武则天波澜壮阔的一生。


作者简介:
秋地,1970年生,中国艺术研究院戏剧与影视学博士。从事过中学教师、图书编辑工作,现供职于西安工业大学人文学院。主要作品有电影剧本《寻找小滕一郎》等。


目录:
身世之争
少女时代
才人武媚娘
则天皇后
天后
谁敢废立天子?
皇太后
血腥盛唐
则天皇帝
无字丰碑


试读:
 身世之争
  唐代奇文很多,与武则天有关最为著名的可能是骆宾王的《讨武氏檄》了。这位骆先生在给李敬业起兵造反时起草檄文,向天下人激愤地数落武则天的罪过,说她“伪临朝武氏者,性非和顺,地实寒微。昔充太宗下陈,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节,秽乱春宫”,把这位最高统治者说得既卑贱又秽乱,简直一无是处。加以檄文文字犀利,气势如虹,确实给武氏带来了不小压力。但是我们知道,檄文实则战前动员令,它的主要用意在于树靶子,鼓士气,为讨伐武则天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以使将士同仇敌忾,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宣传和鼓动。这一招自古以来都在被使用,而且登峰造极。你看一眼美国人在伊拉克战争中是怎么宣传的就明白了。骆先生深谙此道,他摆事实,讲道理,为了达到政治目的,有些地方忍不住就夸张了。比如他在檄文中所说的武则天“地实寒微”的出身,就很值得一探究竟。
  我们从武则天的父亲武士彟说起。武士彟可谓有志青年的榜样。他在踏入官场之前,长期在家乡山西文水做木材生意,《太原事迹》说他曾经和家乡人许文宝一起,收购数万棵木头囤积居奇,一下子赚了很多钱,成为文水富甲一方的大户。武士彟虽然很有钱了,但不骄奢淫逸,他是一个很有雄心的人。他不满足于富足现状,暗暗发誓说自己既要大富也要大贵。为此,他常与朋友在林下读书,研究时局,谈论时事,为将来的崛起做准备。
  有志青年武士彟在隋朝的乱局中初试牛刀,结果并不太好。大家都知道隋朝是一个短命王朝,杨氏执掌天下没有多久,劳役差役苛捐杂税多如牛毛,整个社会像架在了火上,一副马上燃烧崩溃的样子。武士彟在乱局之中先后到了京城长安和东都洛阳,他以财力做后盾,凭借不凡的交际能力结识了杨雄等一批权贵。但他并没有飞黄腾达,而是陷入了残酷的社会斗争的漩涡,常常自保不睱。如果说这一时期有什么收获的话,主要有两个,一是他结识了一批社会上层人物,熟悉了他们的游戏规则。另外就是获得了军籍,他在隋朝大业末期从一介庶民变成了鹰扬府队正。队正是一个统领50人的下级军官,军阶不高,却为他改变命运提供了条件。
  武士彟命运的真正转变,是他在动荡时局中遇到了自己的明主——唐高祖李渊,可以说,正是李渊改写了他的人生。615年,李渊奉诏去山西汾阳、晋阳之间抚慰地方、追捕起事的人民,经常在武士彟家里住宿,受到了武士彟的殷勤招待,李渊非常满意。后来,大唐帝业已成,论功赏爵的时候,李渊还忍不住因此赞颂武士彟。这是他与李渊关系突飞猛进的最为重要的一件事。
  两年后,李渊坐镇太原为留守,任命武士彟为行军司铠。当时天下纷扰,群雄竞起,李渊蠢蠢欲动,想要起兵,犹豫之间,一时不能决定。武士彟明白李渊的心思,就跑到李渊那里,说他在一个夜晚行路的时候,听到空中传来“唐公为天子”的呼声,唐公就是李渊;又梦到李渊乘着马登上了天,用手抚摸到了日月。这是一个瑞兆,似乎每一个帝王登上皇帝宝座之前都会及时地出现。李渊在踌躇不决之际,武士彟送来了精神支持,真乃雪中送炭,李渊听后非常激动,坚定了反隋的决心。武士彟趁机把自己撰写的兵书送给李渊,李渊许诺他说,等到起事成功之后,一定与他同富贵。
  隋炀帝对李渊并不放心,在李渊到达太原的同时派了王威、高君雅两人监视他。两派的力量势均力敌,李渊虽欲起事反隋,却因为两人的监视而不敢动作。后来李渊派长孙顺德、刘弘基等人秘密征兵,活动被王、高二人发觉了,王、高准备逮捕他们。武士彟劝王威、高君雅说,长孙顺德、刘弘基都是李渊的客人,如果逮捕审判他们会与李渊引起纠纷,王、高二人一时犹豫,没敢行动。武士彟因此立下大功,为李渊起兵解除了一大隐患。
  唐朝建立以后,武士彟成为建国的十六位元勋之一,受到了封赏。他被任命为中央最高行政机关尚书省兵部的库部郎,库部郎是兵部四司之一库部司的司长,职掌全国武器军备设施的政令,属于政府的清要官,官秩正五品。在社会尚未从战争阴影中走出来的当时,这个职位非常重要。两年后,武士彟升为正三品部长级的工部尚书,跻身政府高层,稍后又以本官检校右厢宿卫的禁军,可见他所受到的重视。武士彟最终官至工部尚书,封应国公。有意思的是,武士彟不仅得到了梦寐以求的官位勋爵,还得到一次免死牌,这在当时都是极少人才会享受的特殊荣誉,虽然他从来没有机会用到过。这时的武士彟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当世勋贵了。不仅如此,武士彟的家人也得到了封赏。他的长兄武士稜参加唐军,官至司农少卿,封宣城县公。次兄武士逸封安陆县公,后来累授益州行台左丞。一家三公,可谓显赫了。

点击购买